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流氓老师 闷骚女友
流氓老师 闷骚女友

流氓老师 闷骚女友


  高三已经离校,高二已经学测放假,高一尚在休假。与女友正处热恋中,今天也趁难得的清闲到处逛逛。

  随着交往愈深,保守的女友也渐渐放开心怀。一般说说荤段子,她会笑得花枝乱颤,然后三秒之后发觉我诡异地调戏看着她。於是一记飞腿踢在我屁股上:

  「老不正经的坏蛋!」她的第一次献给了我。

  其实,我真的不介意处女与否,在乎的是否真心相爱。虽然男人的本性本色,但是在我心中,她永远是无可替代的女神。

  嬉笑打闹中,我用钥匙打开了办公室门。

  里面堆满了临时摆放的学生桌椅,这正是我所需要的环境,因为这样假日其它的老师不会来这里办公。

  我把女友拉在腿上坐着,双手从身后轻抓住她的椒乳。

  似乎想起了什么她突然说:「这样的姿势好恶心!」「为什么?」我不解地问她。因为因为她怕痛,做爱时我很少用这种后入坐式。

  「今天乙班某学生家长请客,大家打车去吃饭。我最后赶到,同事居然要我坐华老师腿上,说节约空间,挤挤算了。」女友气愤地说道。女友一向保守,平时她办公室里没有同事敢对她说荤段子。

  「哈哈,他们是故意调戏你呢!别介意哈,来好好给哥抱抱。」女友顺从地重新坐在我身上。

  想起怪蜀黍言语调戏萝莉的场面,不由心花怒放。按捺得住脸上的表情,却安抚不了逐渐崛起的鸡巴。

  「哼哼,小强,你又动什么歪念头?这可是你办公室也,放开你的咸猪手!

  滚一边去。」女友狠拧了一把我的蠢蠢欲动。

  「嘻嘻,今天打死也没有人来。小娘子放破喉咙喊也没用!你就从了老衲吧。」我厚颜无耻搬流氓,伸手托起女友下巴,做调戏良家妇女状。

  「切。我才不屑喊呢!」得到宽心丸,我继续隔衣摩挲女友的丰满,渐渐感觉她的双峰在变硬。

  「你瞧瞧,她们有反应了哦。」双峰两点的激凸在夏天的薄衫下格外明显。

  「哼,才不是呢!你们这些男人尽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」女友强辩。

  「其实,跟你说。我办公室的华老师在文科班很吃香呢!」我继续挑逗女友「他线条方正,人又儒雅大方,成熟稳重,不知迷死多少女学生……」「……嗯……」女友在我抚摸下喘息加粗了,显然发情了。

  「你其实应该试试坐他腿上,感受把结实的大腿。不知他鸡巴老不老实」。

  我继续试探……若是往常调戏,保守的小影早就勃然大怒了。

  但是今天她却不吭声。

  我索性将手探入了她的内衣,直接蹂躏那对醉人的挺拔大奶。用指甲轻轻刮擦乳晕边上的小颗粒,我知道她很受用这招。

  「哼,小强,你舍得……女友……让别人吃豆腐嘛?我……我才不是那种人呢!」女友喘息变得迷离。

  我缓缓将手抽出,她不由转身。

  我正色道:「其实,我并不介意调情时说说。只要你心属於我,放松下心灵又何妨呢?如果你真遇上了流氓无法逃脱,小影就要答应他们的欲望要求,你不受伤害,完整的回来才是最重要的。」女友显然大受感动,缓缓地吻了我的额头:「强,你真好!爱你!」一看解除了女友的心理防线,不由松开她的腰带:「其实,女生多少有点恋父情结的。像华哥这样的中年气质男,显然是女生心中安全的象徵。」「哼,早知道这样,我就不另外打车了。就坐华哥腿上,亏死你!」女友故意气我。「哈哈,下次你试试。不过,你说说我真的没有生气。」用手探到了那片草地,早已经变成沼泽。

  「瞧,小屄屄已经湿成一片了。是不是在意淫他的大鸡巴啊?」我得意亮亮魔爪,沾满了亮晶晶的淫液:「嗯,味道酸酸的……像初恋的感觉。」「死变态……恶心……哼……臭流氓……你读书时……是不是……以前暗恋过女老师,才这么有心得?」女友不服气。

  「嗯,高中比较喜欢善解人意的英语老师,也像你一样刚毕业。好好笑呢,有次她从身后蒙住我的双眼,示意要我猜猜是谁。我以为同学开玩笑,反身往后一抓。」我坦然道。

  「结果呢?」女友急切地想知道答案。

  「我抓住一对弹弹的宝贝,哈哈,你猜猜是什么?」手上同时加大了力量,女友一声醉人的长吟「你坏死了~~怎么能这样对老师?」「我怎么知道是她啊?她一声尖叫,幸好教室里没有人。后来,她晚上还叫我去她房间询问班级事务,哈哈,我是班上的团支书啊。看到她半透明的睡衣,好想扑上去奸掉她。嘻嘻,不过她老公在边上睡觉。」我左手继续运动挤奶龙爪,右手忙着照顾门户大开的骚屄,糟蹋里面的嫩肉褶皱。一边陷入了往事沉思。

  「哼,有色心没色胆」「要是放到现在,我绝对会办掉她,现在应该是轻熟女了吧。啊~~!别坐我屌啊。好狠的女人,已经约法了言者无罪啊!「对付你这种流氓没有法律限制!

  后来呢?」女人真是好奇心动物。

  「哈哈,回去打手枪。我那时可是良家处男,不能让少妇老师夺去第一次呢」「……哦……好痒……少贫嘴……这还差不多!是条好狗。真乖~~」女友挺满意我的表现。

  「呵呵,其实你班上不少学生暗恋你呢!」我故意酸酸地说道。

  「切!别乱说。」「那个少女不怀春,那个少男不锺情?正常哈。」说完,我解开皮带,露出粗大的鸡巴。从女友的根部缓缓插入,小影一声娇喘。

  她的牛仔裤只褪下一半,双腿张开不大,大屌只是在嫩屄和双腿之间的缝隙磨蹭,滑腻的淫水增加了摩擦的快感,我并不急於叩关而入。这种得失边缘游走的感觉,最是暧昧勾人。

  我继续添油:「说不定,你上课时,学生就看着你,在裤带里用手打手枪呢。

  有次从乙班窗外过,你身边的男生个个裤裆鼓起了大包。」「呜……强,快点进来……受不了……啊……」女友有点饥渴了。

  「其实那次在你上课前,我在你办公室闲聊时,偷偷将你一个胸罩挂钩解开。」「你好坏,难怪那天,成绩最烂的学生,都没有上课睡觉。他们脸上红扑扑的」女友也陷入了享受的追忆。

  「哈哈,这是最生动的人体课堂啊。小影,你骚屄里流了好多水啊。要是那天,你班女生都不在,会怎么样?」我醋溜溜地追问。

  「我肯定不敢喊……会被他们锁住……门调戏的……啊……快进来……死猪!」「仅仅是调戏吗?太便宜了你,对得起那些学生吗?」「他们……肯定……会撤下我的教师裙……撕烂人家裤袜……轮奸……人家……人家逃不掉……小屄会被干烂的!」女友已经疯狂,从未说过的骚话脱口而出。

  「说,你最想先被哪个学生肏?说了……我就干你」我鸡巴轻顶穴口,刚刚进入龟头,却并不着急乘胜追击。

  「志伟吧……」女友娇喘道。

  女友的答案让我大吃一惊:「啊,他不是混黑社会吗?这种人渣……也让干?

  肏!」「是啊……这样被他干了后……别人怕他……才不会继续干小影的骚屄……这样就不会被干破了……留给你继续肏……嗯……小强对我最好了……」女友的放浪大大激发了我的兽欲,她可是平素被认为学校最清纯高傲的教师啊!大枪全杆尽没:「那你不体谅边上的学生吗?你不是很关心他们,这样偏心他们会伤心的。」「那好,就让他们一个……个来吧。肏……我……志伟……快肏我……顶到底了……会顶爆的……」女友的美臀在疯狂后耸「插!你好荡啊……那我怎么办?」我加大了抽插,醋意四溢。

  「你反正……啊……嗯……肏腻了……就排他们最后……肏……好了……让他们……先灌……满骚穴」女友已经陷入痴迷,完全一改往日的高贵清新。

  看到对面华哥办公桌上有块毛巾,伸手取了过来,给女友咬着。让她不至於太大声。「这是华哥的哦,还有他手上的汗味哦。他喜欢在办公室偷肏女学生……不知他有没有用来擦鸡巴……」我继续挑逗。

  「噢……噢……真会干……肯定擦过,有股……骚味道……让我同时用嘴……服侍华哥……学生……只准肏我屄」女友正在疯狂耸身骑乘。

  「肏!两个洞都要被干!欲求……旺盛啊!喔~~喔~~」听到这,再也忍不住,全力一顶,一阵哆嗦将所有的子弹射入桃源最深处。

  同时,女友一阵激流喷射我的龟头,阴道止不住阵阵紧箍收缩。

  十分钟后,我们从幻境中苏醒过来……「嘻嘻,小影,这次做爱时间不长,为什么你好像反应比以往都强烈?」我调戏道。

  「哼,满足你的意淫罢了……别乱想……人家才不和你一样想乱七八糟的东西呢。你可是先说的言论自由啊!」「啧啧,大道理蛮多啊,敢情舍小家为大家呢?」我拨弄他的长发。

  「那可不是!牺牲了我,便宜了你。」女友眼睛一眨,不知想了什么歪主意。

  继续诡秘说道:「坏蛋……我也成全你一次吧,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!」说完,快速将办公室角落一套学生裙套上,拿起一叠练习册出了办公室。

  .................